寻道


时间:2021/8/24 13:00:38

乌黑亮丽的秀发迎风飘扬,白嫩玉手握着三尺长剑,遥指着前方近二十万名 敌军。就算正身处激战之中,女子依旧仙气凛冽、英姿勃发,完全不把双方数量 差距放在眼内。

剑尖上喷吐出寸许长仙芒,同时女子身上衣衫也浮现出无数看似简单、但细 看繁复的花纹,能将四周仙灵元气汇聚、集中至手中剑上。

“剑起。”清音素雅的声线自女子口中说出,与她彷如不沾尘世的气质完全 不同,温和而又柔丽,但也带着无上威严。

三丈巨剑虚影悬在女子前方,剑影吞吐着海量仙灵元气,让敌方每名战士也 自心底感到恐惧。

来自于魔界、自无数生死之战中杀出,最终成为仙魔大战中一员的他们理应 是英勇无惧,甚至视挑战强者为进步之途。可惜女子的修为实在是高绝,她是仙 界唯一仙帝之女,自身也已超越一般仙尊境界,距离仙帝修为也只差一线。

“斩。”声调没有任何起伏,但高悬于女子前方的巨剑虚影已应声斩下,无 视于一众魔军所祭出的防御宝物、术式,如同不受任何阻碍直击而下,然后就不 留下任何痕迹,二十来万魔军全数被一剑抹去。

身为仙界最为璀璨夺目的天之骄女、以最为年轻之龄成为仙尊,使出如此威 勐招式也是耗损不少,然而目前仙界形势并不乐观,在仙魔大战前千年才刚发生 叛乱,不少天才、又或实力深厚的仙人阵亡。

就算她的父亲、当世唯一仙帝实力能够压制对方魔皇,但仙尊与魔尊层级就 有着数量上的差距,连同女子在内也只有三名仙尊,但对方则有八名魔尊。至于 像玄仙、上仙、金仙、天仙、地仙等级别,数目差距就更为巨大,这才让身为仙 尊的女子要亲自出手与魔军交战。

在消灭了此地魔军后,女子为了调息体内翻江倒海似的仙气,不得不就地休 息,在布下防御阵法后便盘腿坐下,以五心向天姿势行功。素来平和温驯的仙灵 元气,因为与魔界相接而带着几丝狂暴,加上不久前才有魔军驻守,那怕如今已 不在,但还是因为他们行功修练的关系而增加几分狂暴燎乱。

良久以后,女子玉手在胸口中心处拍下,自樱唇中吐出一口鲜血,落在不远 处的白色小花上。此口血中带着一丝女子的本命真血,暗含着她传承自唯一仙帝 的血统。

这全因为她已连续作战近三个月,以仙尊身份在仙界各处巡视,体内积累的 变异仙灵元气已接近极限,然后被刚才所放出的术式所激发,最终决定以一线本 命真血为引,汇聚无法控制的仙气后吐出体外。

略为回复的女子站起来后,眼中虽看到那已沾上鲜血而变得虚弱的小花,但 盘踞于心中的还是仙界情况。地利在他们手中,无奈实力上差距不少,作为入侵 者的魔军还是占据着上风。

“天命如此,唯有尽力。”女子本想在伤势好转后便尝试窥探天机、看看能 否看通有如迷雾的未来,可惜依旧无法算出任何结果。如此才貌双绝的女子也只 能轻叹,然后祭出飞剑,继续感受着仙界的天气元气变化,寻找魔军所在之地。

九九八十一柄长刀,每一柄便代表一种苦难,最终演化为生命牢笼,穿着黑 衣、有着红色长发的魔皇将暗藏着的后手使出。

唯一仙帝自开战时便已在提防,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向来以走偏峰、视进 攻为手段的万魔之皇,居然会以封锁系的术法作为底牌,当他察觉不妙时已经陷 入围困,想要脱困要花费不少时间。

“愉快的杀戮时间,开始了。”魔皇以欢愉的声线说出这句话,然后自身上 随身洞府中放出一名软若无骨的少女,再让组成牢笼的长刀与她连结在一起,使 她成为刀阵核心。

单以修维而论,唯一仙帝看出少女只有大乘颠峰、勉强能达至地魔境界,但 让他惊讶的是,当核心自魔皇改为少女后,居然变得牢固一点。

“很奇怪吧”魔皇愉悦地道:“生命牢笼的刀,全都是用她的嵴骨为主材 ,再加上其他部位的骨头来炼制。还有,为免催生会造成品质下降,过程中我可 是给足时间,让她活了十多万年,才收集到足够的材料呢。”

九九八十一柄长刀就如同少女的分身,共同分享生命,损伤等也会平分,加 上结成阵法,虽然唯一仙帝绝对能够打破此牢笼,但魔皇要的就是拖延这点时间 ,好让他能够抽空前往击杀其他仙人。

魔皇虽然在与唯一仙帝相斗时处于下风,但对上其他仙人时,全都没有一合 之敌,不管金仙还是上仙,在他挥手间便成为肉碎,直至一名拿着葫芦的老者时 ,才停下这番无差别秒杀。

“纳葫仙尊最古老的仙人吗”随手一击被接下并无阻魔皇屠杀众仙的势 头,左手化掌为拳,以五成功力击出一拳,浑厚魔气立时便将纳葫仙尊拉入进退 不得的地步。“最古老的仙人,活了这么多年也无法成为仙帝,只能证明你是个 废物!”

对纳葫仙尊进行压制后,魔皇便再次转身,向剩下的仙界精英进行屠杀。就 在他再次发招后,一道凌厉无双的剑气自天边直刺而来,剑气无形无质,但隐约 能够看出大道痕迹。

“唯月帝女”初与道合的剑气已有向魔皇叫板的资格,而他也从这剑中知 道来者身份,唯一仙帝的独生女,天姿无双,早已超越大多数仙尊魔尊的唯月帝 女。“可惜,你所融合的并非是你所创的道,而且。”

唯月帝女血统与天资在仙界中也能称为极品,如果之前没有发有叛乱、也没 有仙魔大战,她誓必会在较低的境界中花更多时间感悟,以求创出属于自己的道 。然而仙界势弱,顶端战力只有唯一仙帝与两名仙尊,根本没有与魔军抗衡的实 力,所以唯月帝女放弃精研自己的道,选择与仙帝的道相融,借用一脉相承的血 统,让自己能够拥有超越仙尊级别实力,但此举等同于毁去了将来成就仙帝的机 会。

“你身上有伤。”魔皇在对上唯月帝女时,也终于拿出法器。看似只剩扇骨 的造型,绿色幽炎化成扇页,然后迎着剑气挥出。

以碧绿幽炎组成的长河,夹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直冲向唯月帝女,能够轻易 抹杀魔军的剑气在幽炎长河面前,就只能激起些许浪花,最终被无尽河炎冲跨、 消失。

“破!”简单的一字便蕴含无上法则,整个仙界天地也随之震动,彻底回应 发出声音之人。九九八十一柄长刀也在声音落下后化成尘粉,作为阵法核心的少 女也全身皮肉破裂,血液自体表不断涌出,最后整个人炸裂。

“终于用到言出法随了吗”魔皇自然知道唯一仙帝到底做了什么。要成为 仙帝或者魔皇,就要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道,再将其与天地大道相融合,最后才 能够成为当世‘唯一’。如此仙帝与魔皇就可以看成活着的、有意识的天地大道 ,能够直接使用、甚至修改道。

破字威力远不只是单纯把生命牢笼打破,同样也将碧绿炎河破开,正在压制 纳菇仙尊的拳威也被击破,身在仙界的唯一仙帝,当他使用天地大道之力时,就 等同于无敌。

招式虽然被破,但魔皇反而笑起来,作为同级者,他自然很清楚使用天地大 道时等同于无敌,只可惜这份无敌是有其代价。不管是仙体还是魔躯,在与整片 天地相比还是显得脆弱,在运使天地大道之力,自然不可避免会受到伤害。

魔皇没打算立时追击,他的目标一直没有改变,就只是要让唯一仙帝不断运 使天地大道,同时也不断缠斗以使他无法抽身疗伤,最终自然能够不战而胜。

顺利脱困的唯一仙帝气势如虹,乘着道的余威向魔军轰出一拳,时空、空间 也彷如不再存在。没有笼罩数十里方圆的强大气劲,每名魔军也只感到被人打中 一拳,然而不管体型大小、修维如何,在仙帝拳下尽数粉碎,成为一道以魔军鲜 血构成的红色之路。

看见唯一仙帝居然能借用道的余势,再将其与另外的术相和,虽然以天地大 道作出了两次攻击,但身体的伤害则轻微得多,大约只能算是一次半左右。

虽然事情超出预计,但对于能够看到如此高段的天地大道应用技巧,对于魔 皇将来的修行有着绝定性的帮助。

“先撤退。”魔皇神色凝重地望着唯一仙帝。“真是不错的一课,将来必有 厚报。”

至仙宫,唯一仙帝的居所。刚刚一战看似是大胜,但只有作为高层成员的数 人知道这场胜利只能算是惨胜,而且参战者已有唯一仙帝、唯月帝女两名远超仙 尊实力的存在。

“仙军目前来看,只能据守,毕竟目前除妾身和纳葫前辈外已无仙尊。”站 在唯一仙帝身旁的女子叹了口气才继续说下去:“玄仙只存七位,幸好经过连场 恶战,他们都有所感悟,如果能够有三、五百年时间,成为仙尊该不是问题。”

“时间……”在外界威严无比的唯一仙帝,在心爱的妻子面前也放下一贯维 持的严肃表情:“经过刚才一战,我可以肯定魔皇他打定主意要拖,不断地设下 陷阱让我使用天地大道之力。”

女子名为玉素,看起来约三十左右,性格温婉,向来身穿素色衣裳。她在仙 界被称为玉素仙后,然而由于曾经生育的关系,元气受损,至今还只是仙尊中期 无法突破,没法像丈夫与女儿般能够压制作为顶级战力的一众魔尊。

沉默的气氛漫延,道行通天的唯一仙帝试图使用易算之术寻找能逆转的方法 ,只可惜两界相交、天机互相影响,对于未来的预测全都是一片迷雾。

“父君,下次不如你我二人合力,看看能否将魔皇击杀吧。”唯月帝女在性 格上比较近似父亲,意志刚强不屈。

轻叹了口气后,唯一仙帝才开口说道:“月儿你终究没达至以已道与天地大 道相融的地步,所以根本不明白‘唯一’之意,也不知道何谓‘无敌’之力。”

“咦”能成为仙帝又岂会为小事而惊讶,归因于他在回答时也依旧在推算 ,但当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时,被迷雾重重封锁的未来被窥见一丝半点,源自于唯 月帝女的缘。一条刚出现不久的缘份之线穿越亿万年月,直至极为遥远的未来, 时间跨度之大,连身为仙帝的他也不得不惊讶。

“帝君。”朝夕陪伴在唯一仙帝身边的玉素是第一个察觉到异常,她知道唯 一仙帝正在试图以易算来查看未来,不过现时他仙力消耗之快、用量之大也是极 为罕见,最终还是试图唤醒。

在唯一仙帝转头望向爱妻时,刚刚只被开启一丝的天机再被窥看多一点,玉 素与唯月两人的缘份互相缠绕,直至他所能推算的极处也没有分开。“难道,这 就是所谓遁去的一”

彻底清醒过来的唯一仙帝试图以身边每个人来作为易算对象,但除却纳葫仙 尊以外,其他人的情况也是无法看清。是次境界相通,对于纳葫仙尊来说是危与 机并行,或许会让他找到再进一步的路。

自求道以来,唯一仙帝从不在意易算之术所得到的结果。并非是说天意难测 、又或者是未来能否改变等,单纯是对于预测不感兴趣,因他所精研的是空间之 道。如今未来虽依旧是一片迷雾,但他已能从中看出些许走向。

身为仙帝的他会在此战中死去,他的妻女则会被封印起来,直至那遥远未来 的彼方、直至属于她俩的缘份到来时才会破封而出。至于仙界则依旧会存在,而 继他以后成为仙帝的,则很可能是纳葫老仙尊。

一帝一时,一名仙帝代表着一个时代,归因于仙帝是以已道与天地相合,使 整个仙界也变得以仙帝的道为主导。如果仙帝是自然地耗尽本身寿元,所代表的 道也是缓慢但渐进式地沉寂,使天地诸道回复平衡,直至有新的仙人能与天地大 道相融,成为新一位仙帝。

但如果是意外身亡,大道在突然之间失去一方支柱,会造成诸天崩溃,万道 不显之局,故被称为‘天崩’。天崩过后,修练艰难,而且需要极长时间才能平 复,在此期间哪怕是资质如何卓绝之辈,修维经年累月也无法寸进更是常事。

“玉素,你和月儿等会再来找我吧。”唯一仙帝整理好所窥见的未来后,终 于再次开口。但在场诸仙也能看出他损耗甚大,要在两方天道互相对抗、天机完 全被遮掩下对未来进行易算,就算他是仙帝也不敢说必定能做到,或者是以时间 之道成就仙帝者才有此把握。“其他人先出去,纳葫老仙尊暂且留下。”

“帝君,你看到的是”等到殿中只剩下自己与唯一仙帝后,纳葫仙尊才提 出心中的疑问。

“纳葫,回想当年,我也曾问道于你。”或许是得到了些许对未来的感悟, 虽然无法详细知道,但最少他看到仙界能够继续延续,让他放下了很多执着。

“帝君!何以如此说话”纳葫仙尊最年长的称号不是假的,在唯一仙帝还 在人仙地仙等境界上努力修练时,他已经成为仙尊,也曾经指点过年轻时的唯一 仙帝。

“仙界就拜托你了。”唯一仙帝经已明悟到自己该做的事是什么,接下来要 做的就只有安排好后事,因为他是仙帝,有责任要以仙界众生为重。

纳葫仙尊的岁月不是白过,阅历丰富的他在听到此话后便已明白唯一仙帝的 打算,同样也知道为何会选择自己。天崩过后,大道不显,就算是目前的一众玄 仙,就算他们已有所感悟,想要进一步成为仙尊也是艰难至极,更别说要成为仙 帝。

“放心吧,我不会让魔界有机会的。”唯一仙帝目光已经不在现在,也不在 此处,已与仙界天地大道相融的他,正用无所不在的大道探查所有魔军所在,等 准备好一切便对他们发出致命一击,最后是让魔界之皇也在仙界战死。

时光流逝,无情岁月能够让无数本来牢不可破的事物产生变化。像本来只有 仙界,经由三界仙帝之手衍生出数百个属于下位的灵界以及作为基础、附属灵界 的凡尘界,当中贯穿其中轴是相同的天地大道。

天下亿万修士求道,所为者不外乎长生不老、光耀门眉、报仇雪恨等,但居 于某个凡尘界的王景扬自觉是与他人不同。本来是地球上一个普通上班族,莫明 其妙中了穿越头奖,两世为人的他修行目的比较不同。

就读三流大学、在公司中苦苦地挣扎求存,但就像同岳飞被刺了‘精忠报国’ 四字,成为一生写照;前生的他胸前与背后则如同被命运刻上‘绝世穷困’,不 管如何努力也摆脱不了生活困苦。

现时他是曜日门的门徒,但与其他战斗系或研究系不同,与其他同龄人士相 比成熟沉稳得多的他,是专门负责藏经阁。

“整个藏经阁居然连一本十八禁书藉也没有,甚至各种杂书中也找不到,修 真修到头难道会变阳痿吗”在放回书籍期间,眼见四周无人,王景扬忍不住喃 喃自语。

倒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和性相关的记载,像双修功法就是其中一大类别,只是 曜日门源出东土大宗,属于名门正派的分枝,双修之法这种近乎取巧的功法并没 太多,而且收藏的品级也不高。

重生后才十一岁的王景扬,雏嫩外表下是成年男人的灵魂,前世在交到女友 、脱离处男之前便被强迫中奖穿越,让他对女性有着无限兴趣,可惜修真世界男 女之防甚严,连想看看糟糕小说解决内心苦闷也做不到。

修真第一关,并非是什么功法之类,也不是练气练体,先决条件是读书识字 ,否则连看懂功法也做不到,又怎可能开始修行所以各门各派所招收的入门弟 子,一大群十多二十岁来自乡村的青、少年们,在最开始三年,就是要努力读书 ,接下来要在两年时间内踏入练气期,如此才能成为正式弟子。

由于有前生大学学历作基础,虽然他是理科生,但底子还是不错,能比其他 人更快地掌握文字,理解方面更可说是一点即通,进门一年多便通过识字考试, 不到二年时间便进入练习期,加上年纪小,所以便被安排至藏经阁。

“男为阳、女为阴,以阴育阳、以阴从阳、以阴……”工作完成后,坐在亭 园中休息中,口念着有如咒语般的文字,没多久后王景扬便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一如过往,抱着看情色故事的期待来看双修功法,会感到没趣而想睡还真是理所 当然。

放下手中写着‘阴阳和合诀’的本子,坐在地上的王景扬仰天长叹了声,表 达出自己满腔无处宣泄的苦闷。

还没等他自我烦闷多久,突如其来的玉手狠狠地从后向他头上巴了下去,卓 然立于他后方的是名清秀少女,但从她还在微微抖动的眉毛,以及冰冷无情的视 线,任何人也知道她正处于盛怒当中。

“林、林大师姐!”在看清来人后,王景扬抱着头行礼。

在曜阳宫,为刚入门的弟子传功指导,都是同阶中修为、见识最高者,他们 则被称为大师兄或大师姐。所以对各弟子们来说,他们是有如半师存在,地位崇 高。

像王景扬所属藏经阁一脉,林美清便是他们的大师姐,作前任阁主孙女的她 从小便博览群书,同时也经过不少试炼,才能以二八芳华成为众人的大师姐。

“你知道你在看的是什么吗”林美清话中语气极为严厉,一双美目更是死 死地盯着功法名字。

“阴阳和合诀,双修功法的一种。”两世为人的王景扬自然知道此时必须活 用自己年小的优势,也要装出用心向学的模样。“不过看了我还是不懂,之前不 是有说灵根分阴阳,而每个人也会拥有吗但为何内里会说男为阳、女为阴还 有双修是什么意思两人手牵手共同修练吗”

看着师弟一脸无知、在自己询问下更坦然说出心中疑惑,林美清便无法向他 发怒,因为他很明显是完全不懂什么是双修功法,只将其当成普通功法在研读。

小嘴张合数次,最终化作一声轻叹,自认没有尽到作为大师姐责任的林美清 说道:“以后有什么不懂就来问我,不必等到传功日。”在留下此话后,林美清 便飘然离去,同行的还有本来放在地上的阴阳和合诀。

藏经阁不比战堂、药殿、器门、符院等各有专职所在,属于大多数人首选之 处;也不像外事署、内务部、执法厅等掌握着内外重大权力。在大多数人眼中藏 经阁就是一群高不成低不就,而且很有书呆子潜质的人才会进去,所以人数一直 不多。

那怕人数不多,藏经阁还是按照传统,让授业的大师兄大师姐在传功日才对 各同门作出讲课指导、解答疑难;唯有部分关系好者,才能私下得到些许额外提 点。

如今林美清这番话的意思,是让王景扬可以随时向她提问请教,当中意义实 在深远至极。

望着早已远去的俏丽倩影,王景扬过了好一会后才自狂喜中清醒过来,事情 发展完全超出他的想像,本来只打算找些情色故事看,居然会误打误撞得到旁人 无法想像的好处,实在是无法形容的强运。

“算了,还是先回房吧。”了解到自己已经不用还书的王景扬拍了拍身上的 衣服后,便转身离去。

房间装饰简单,除了一张床、圆桌以及两张椅子外,就只有床边的柜子,用 来给弟子们放置杂物,这便是所有入门弟子所获分派的房间,基本间隔完全一样。

对于来自科技时代的王景扬来说,穿越后最不习惯的是上洗手间,不过这点 在进入门派后也自动消除了。造型与科技世界相似的坐厕式马桶,还有能利用天 地元气作为能源,用于冲厕的供水系统,总是让他感叹人不管在何处,还是会做 出相类似的东西。

在安稳地坐在马桶上后,王景扬便双手互握、闭上眼睛,表现出完全是专心 于解决生理需要的模样。

下一瞬间,他便置身于一个广阔空间内,四周天地元气浓郁近一倍,正前方 便是一座宏伟宫殿,大殿正门处的石板以他所不懂的文字写着些什么。而殿中大 厅内躺着两名绝色美女,她们眉目之间依稀有些相似,想来很可能是母女。

位于左边是年约三十左右,正处于女性最为成熟美艳的时光,宛如要裂衣而 出的丰满双峰,总是让王景扬看得出神;而在幼细腰肢下的臀部,就算隔着衣物 ,单凭视觉也能感到是充满肉感与弹性。

同样安静地在右边躺着的,是名十八、九岁的少女,刚由青涩跨向成熟,充 满着青春活力。被包裹在衣衫下的胸部,正微微地起伏,只是唿吸频率极其缓慢 ,就像是童话中的睡公主,正等待王子将她吻醒。

最为特殊的是她俩的气质,那怕已经陷入不知经过多久的沉睡,就算有着透 明护罩所阻隔,王景扬依旧感受到一股高高在上、尊贵而不可亵渎的气息。

或许这个修真世界的原住民会自然而然地接受,不过对王景扬来说只成了反 效果,勾起了他凌辱女强人、贵妇千金的兴趣。每当看着这两张过于美艳的容颜 ,他总感到热血便自然向着他下身涌去,只因还过于年轻而无法成为事实。

眼前全都始于两个月前,在某个深夜里,位于外门新收弟子与入门弟子居住 地的山间,突然涌现万丈光芒。是夜曜日宫中无数强者出行,据说是发掘出一个 早已消失的远古流派的传承之地,听闻还得到了不少早已失传的丹方、宝物与功 法。

作为藏经阁小师弟的王景扬自然没资格参与此事,但最初时伴随着光芒所喷 出的一只戒指,正好跌落至入门弟子聚居处,而王景扬则刚好整理完所分配的工 作,正走在回房路上。

在拾起戒指的一刻,它便立时套在食指上,同时也变化成皮肤外观,让人无 法察觉。

虽然只算刚入修真之门,但王景扬在首次进来时,便已看出眼前一切均是出 自大能之手,创建此处的高手想来是把宫殿方圆百里全部收纳,再以微缩之法放 进戒指内,比他所听说过的所有洞天法宝拥有更为广阔天地,手法极其惊人。

只有练气期实力的他自然无法祭炼如此逆天的宝物,但经过两个多月以来不 断进出,他得出了一个让自己也无言的结论,就是戒指空间内的天地元气含量正 在减少。

在首次进来时,天气元气的浓郁度是外边两倍多,如今相隔才两个月,便已 降至不足两倍,想来顶多大半年便会与外边相同。

就在王景扬准备把握所剩无几的时间进行修练时,一阵轻细、像是玻璃碎裂 的声音传了过来。

本来如同睡美人般、除了唿吸外便没有任何动作的成熟女子,如今正以她的 一双玉手按在床上,如同常人般睡醒了、正打算起床。

王景扬完全呆了,同样,醒来的成熟女子在看到王景扬后也呆了一会,接着 她便走下床,在王景扬身旁走了一圈后,在微笑中紧紧地抱向对方。

王景扬在过程中完全不敢乱动,因为他看出能够制作出此戒指的绝对是个能 力通天的强人,这两女被放置在其中,说不定、甚至很有可能是差不多等级的强 者,也就是只要动动念就能让他领便当,马上可以鞠躬下台。

但在被成熟美女亲亲抱抱好些时间后,看着她天真无邪的笑容以及亲昵表现 ,王景扬想到了雏鸟理论,也就是指刚自蛋中出生的雏鸟,会把第一眼看到的同 类视为至亲。

进入练气期不久,还处于初期的王景扬能够运使的术法极其有限,唯有像撼 神术这类效果完全看实力的方能施展。所以他默默地积蓄体内不多的灵气,在对 方再次与自己互望时发出。

意外地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撼神术轻易地进入她的识海当中。修士境界,入 门练气、继而锻体、以开识海,过此三关后便能成就筑基,成熟女子能够拥有识 海,也代表她最少是超越了王景扬两个大境界或以上。

憾神术的念力丝,对于还没开出识海的男孩而言,就只能在近距离传递些许 讯息,眼下王景扬的念力丝就像闯进一个极为辽阔的天地当中,模煳中感到女子 识海广阔而又无边无际,他完全无法理解需要多少神识才能充满如此广阔的识海 。至少已远远超出他所接触过的典籍记述。

然而最为奇特的是,女子识海内几乎空空如也,当中只有遇然一丝半点神识 ,王景扬这刻才明白到自己是多么地幸运,如果不是女子已经耗尽神识,就算只 有亿万分之一,刚才撼神术撞上的结果,就是拿鸡蛋丢向高楼大厦的外墙,破裂 是唯一的结果。

现实中,女子樱唇轻启,柔和慈祥的声音好听至极,只是王景扬完全无法理 解她所用的语言。眼见王景扬没有任何动作,女子有如同孩童般将手指放在嘴唇 旁,侧着头想了想后,便在笑容中向王景扬脑门疾点。

突然之间,王景扬脑中便多出了一门新的语文,不只有发音,还包括文字构 成与含义,显然是女子以他无法理解的术法,将自己所使用的语言文字灌输给王 景扬。

“抱抱。”这就是女子刚刚所说的话的意思,完全是有如小孩的表现。

明白意思后,王景扬自然伸手环抱对方,同时间也尽情感受着女子成熟驱体 的美妙,也暗暗为自己年轻的身体感到无奈。

“你是谁知道我是谁吗”王景扬在保持着与念力丝的连结下开口,语言 虽然是刚学,但直接灌输的结果不下于花费心血学习,在使用上完全没有障碍。

“不知道。”早已成年的女子紧抱着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男孩,脸颊也互相 磨擦着。

看到此情此景,王景扬下意识想到失忆,也许这两名女子被封印沉睡的时间 太过长久,最终连记忆也在漫长岁月中消失,只留下化作本能的修练技巧、术法 等等吧。

但这对于王景扬而言并非是好事,还留在女子识海中的念力细丝,早已迷失 在广大识海当中,最终他只能咬牙作出决定,向下方、也就是对于神识的源头冲 去。

如果将念力或神识所捕获的感觉当成视力,那么王景扬就只是拥有一个能够 感受光的小点,距离成为眼睛还有一段超长远的路要走。正因为感觉还是如此地 微弱,所以当他了解到女子神识源头之处时才会如此震惊。

假若这点念力丝是人类,那么成熟女子的神识源头便是太平洋,问题是几近 干涸的太平洋。

本来在明白自己迷失于对方识海后,王景扬已做好准备要放弃此念力丝,但 在失去之前,他想赌一次,看看能否让自己的念力丝前入其中,就像最终虽会被 分解,但如此可以让成熟女子的神识受到污染,从此会莫明受到自己控制。

在识海之源的压力下,念力丝线不断震动,最终在无声中炸裂开来,化作无 念力碎屑。

假如是正常的修士,识海之源中不断地涌出神识,自然能无惧被对方污染控 制,因为源源不绝的神识会将所有外来之物排除。但成熟女子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空空如也的识海之源,直接受到念力碎屑的影响,虽因识海之源无比庞大看似 没什么,但随着时间过去,受污染的神识会改变成熟女子,让她绝对听从王景扬 的说话。??

《二》

练气一重的实力,或许在凡人眼中已是踏入仙途之路的重要像征,但放眼于 整个修行界,这绝对是底层中的底层,各大门派也有无数人可以轻易辗杀,归因 练气一重只代表着成功入门。

“自身实力就是弱,所谓的战五渣就是现在的我吧……”舍弃了辛苦凝聚而 成的念力细丝,并没有像传说中高手失去神识而感到剧痛,在念力丝最后炸裂开 来时,并没有比拔掉一根头发更严重。

“怎么了”疑惑地望着已视为至亲的男孩,成熟女子直接向她提出了他内 心的疑惑。

“没什么,单纯是对于无能的自己感到悲哀。”按着额头,瞭解到自己目前 是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杂鱼事实的王景扬叹了口气,同时也顺势坐到成熟女子本来 躺着的床上。

随着右手放下,类似于纸张的触感打断了他的自怨自艾,在取出后才发觉是 一封信。

本来文静地伴坐在旁边的成熟女子,在看到信封上所写的字后,两行清泪滚 滚流下。“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想哭的……致玉素…………玉素是……是…… 是谁”在心情激荡下,刚自沉睡中醒来的女子说出了完整的长句子,虽然结结 巴巴,但显然她脑中言语方面的记忆在受到刺激下加快复苏。

十一岁的男孩伸手摸着她的头,目前至亲之人所给予的安慰,让成熟女子空 虚的内心得到温暖。

“信先留在我这吧,待我看完后再告诉你内容。”王景扬自然也看到信封上 的字,而他推测玉素便是女子的名字,或许信件便是那位创造出这戒指的大能所 留下,甚至戒指本身便是为了封印她们两人而特别炼制。

没有开口回答,但成熟女子边擦着泪水边点头。虽说神识之源受到对方污染 ,但王景扬那点点念力,就算研磨成粉也不足够将神识源头覆盖,然而对方是自 己醒来后所见的第一人,也是空白记忆中唯一存在,自然不会作出反对。

“时间也差不多,我要先离开一会。”王景扬把她拥入怀中后,才在耳边说 道:“平常我不在的时候,就先好好留在这,可以吧”

成熟女子在听到后露出寂寞表情,红艳小嘴张合数次,最后化作一句短短的 回答。“要……要多点来看我喔。”

两人手牵着手,假若不是身高与外表年龄差距的话,绝对会被人当成极为亲 蜜的道侣,如今则像是年轻母亲带着小儿子,过程中母亲依依不舍,只差没哭出 来,虽然参与双方还不知道互相的姓名,幸好王景扬在离去前也将自己的名字告 诉她。

回首望向宫殿,还有立于正门处的石板,由于得到了相关语文传承,王景扬 已经看懂了宫殿的名字──至仙宫,不过他还是无法得知这到底是出自何处;另 外石板上则写着‘造化石’,连有什么功用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不是装饰。

离开戒指重新回到自己房舍茅房后,王景扬快手快脚地清理好后便离开,准 备阅读从中带出来的信件。

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的王景扬轻轻地叹了口气,几乎已将信件看完的他已 经明白到戒指空间内的两女到底是谁。那是一名称号为‘唯一’的修仙者的妻女 ,但由于他要面对强敌,情况没有任何生机,故而将妻女封印。

“唯一……好像在哪看过这名号……”就在男孩脑中还在打结时,他看到信 中最后的结尾,写着‘仙界诸事,纳葫仙尊自会处理定当,无需担心’等字时, 整个人像触电般站起来。

“亿万大道、我本唯一!”男孩低声地自言自言:“不是吧……居然会是这 么勐的太初最后一任仙帝‘唯一仙帝’,也是第一个人族仙帝,甚至有人说他 是开天辟地以来最强的仙帝。”

在此修真世界中,唯一仙帝在历史上的地位就类似于王景扬还没中穿越奖前 ,那位有始皇帝之称的嬴政,但唯一仙帝流传后世的形象则正面得多。

“纳葫仙尊……想必就是太古时代首任仙帝纳葫仙帝吧”王景扬在刚入门 时,曾花费不少力气在阅读历史,除了用来强化自己对新语文的认识外,也希望 使自己能融入这个世界。

如果说唯一仙帝是人族兴盛之始,那么纳葫仙帝就是为人族兴盛的最大推手 ,与唯一仙帝同样曾是修真世界的历史名人。

明白到要找什么资料后,王景扬把信收起来,虽然他有想过将其毁掉,但太 初时代遗留至今,信纸与墨水以现在的目光来看,绝对是品级非常高的材料,他 打算留下来,等自己的炼器技术有一定程度后,就尝试分解重新提炼。

身为藏经阁弟子,要查藏经阁内的书籍绝对是简单得多,而且他要找的只是 历史相关,并不会像功法、炼器炼丹之类技术书籍,属于要依等级查阅。

自天地初开至今,由最开始没有生命的混沌时代,然后是万物皆可修道的太 初时代,接下来数个时代也是人族称霸,太古、上古、远古三个时代,几乎是人 族独领风骚。

直至远古时代末期,一名天资无双的修道者终于与天地大道相融,他也是天 地间最后的仙帝,原因是他以无上修为,衍生出数百灵界与凡尘界,其所遗留的 道运作至今,故被称为三界仙帝。

上一篇:可以叫你主人吗 下一篇:神雕幻淫记